新能源汽车再掀*价小高潮,smart车未交付先提价

2022-08-05 20:23:25 文章来源:网络

今年以来,在买得起、开不起的燃油车和开得起、买不起的电动车**弈背后,芯片短缺、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核心零部件价格大幅上**等导致的成本高企,宛如一只扇动着翅膀的蝴蝶,激荡起汽车市场的一池“涟漪”。

上半年新能源汽车**价潮的热度尚未散去,一度从纯电动车型蔓延至混合动力车型和燃油车领域,下半年**价小高潮再次出现。

近日,smart汽车、零跑汽车、哪吒汽车在内的多家新能源车企再度拉开**价帷幕,**幅在3000-6000不等——多家企业的**价原因直指“上游原材料价格持续大幅上**”。

“此次**价一方面是由于上游原材料价格上**,一方面也出于对未来价格预期的考量,车企认为下半年供给比较偏紧,价格压力可能较大。”8月4日,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不过电动车价格上**相对理**,对下半年新能源车市不会有明显影响。”

再掀**价小高潮:smart车未交付先提价

8月1日,吉利与奔驰合资品牌smart发布消息称,受全球原材料价格上**影响,全新smart**灵#1Premium配置车型价格将进行适当调整,自2022年8月3日0时起,Premium配置车型官方零售价将上调5800元;Pure+及Pro+配置车型的官方零售价不作调整。

作为smart全面转向电动化的首款车型,**灵#1定位小型纯电动SUV,由梅赛德斯-奔驰全球设计团队负责整车设计、smart研发团队主导研发并在吉利浩瀚架构下生产,于今年4月25日开启预售,6月6日上市,此次**价的smart**灵#1Premium为顶配车型,**价前售价为22.66万元,**价后提至23.24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宣布**价的smart汽车目前尚未开启交付。在价格调整通知中,smart汽车表示,全新smart**灵#1的生产制造和交付准备正在稳步推进中,首批全新smart**灵#1预计于今年9月开启交付。这比此前新车发布时给出的“预计今年四季度开始向用户交付”提前了一个月。

面临当下供应链的风险和挑战,smart品牌全球公司CEO佟湘北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坦言,为确保四季度产品交付,smart接下来的工作重心逐渐转向生产、质量、供应链管理,尤其是供应链保供。

“供应链问题对于所有品牌来说都是客观存在的挑战,而smart独立的供应链管理系统赋予我们供应链优势。应对风险,smart提前规划好供应链基础,并做了预防**措施进行对冲,目前进展平稳,没有造成太大影响。”佟湘北表示。

除了smart**灵#1之外,近日零跑汽车、哪吒汽车、江淮汽车等车企对多款车型进行价格上调,其中部分车企已是今年二度甚至三度**价。

7月31日,零跑汽车宣布,受上游原材料价格上**等因素影响,零跑T03全系车型(2022款T03特别版除外)**价5600-6600元,调整后的指导价于8月1日零时正式生效。

这已是零跑汽车今年第二次**价——今年3月,零跑T03已因上游原材料价格上**上调3000-5000元。两次累计**价约1万元,补贴后售价为7.95万-9.65万元。

继今年3月上调过一次售价后,哪吒汽车7月再度**价。7月10日,哪吒汽车宣布,2022款哪吒V全系车型价格上调,**幅3000-5000元,调整后售价区间为7.99万-9.69万元,但并未给出价格调整原因;7月27日,哪吒汽车又宣布U全系车型价格上调6000元,调整后官方指导价区间为12.38-18.58万元。

与此同时,江淮汽车旗下思皓E10X花仙子款部分车型售价调整,四叶草、满天星、向日葵价格均上**1000元,调价之后三款售价分别为7.49万元、7.79万元、8.09万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从一位上汽大众经销商处获悉,受上游原材料价格持续大幅上**影响,上汽大众ID.家族8月全系调价,幅度预计万元,调整前已支付定金的客户将不受价格调整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和5月上汽大众ID.家族曾两次**价,若此次**价落实,全系**价1万元,以ID.4X为例,今年四个月内三次累计上**24000元。

**价对新能源车市影响可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这是新能源汽车今年以来第三次**价浪潮。今年1月,新能源车企集体**价,归因于“受新能源补贴退坡的影响”;今年3月几十家车企掀起的大规模**价,直指“原材料价格大幅上**”——这也是多家企业宣称此次**价的原因。

“当前动力电池产业链上游价格高,现在价格压力直接传导至整车厂。”7月底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在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表示。

曾庆洪直言,“动力电池成本已经占到新能源汽车的40%-60%”。

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也表示,汽车电动化面临的一大挑战是原材料短缺和成本飞速上**。“其实从另一个方面,我们也要感谢电池行业和上游产业‘任**’的**价,让我们不断花钱,坚强地活下去”。

宁德时代首席科学家吴凯表示:“宁德时代今年虽然还没亏本,但是在盈利的边缘上挣扎,非常痛苦。”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则表示,“上游原材料的资本**作,给动力电池产业链带来了短期困扰,碳酸锂、六氟磷酸锂、石油焦等锂电池上游材料均出现价格暴**。”

“2021年**新能源汽车产销规模呈现快速增长,2022年整个行业定了较高的销售目标——500万辆,助推了对上游原材料的追捧。”**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陈士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原材料价格上**导致动力电池企业面临较大的成本压力,进一步传导到整车的生产和销售,致使主机厂调价。”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原材料价格上**挑动着汽车上下游产业链的敏感神经。上游原材料价格进一步上**,产业链的压力向下游传导。以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零部件动力电池为例,其重要原材料碳酸锂今年价格一度飙升至51.5万元/吨,而去年1月初,该原材料的报价为6.2-6.7万元/吨左右。

尽管目前车企**价幅度低于成本**幅,**价策略也滞后于成本上**,若原材料价格在短期内仍处于高位不回落,**价可能会成为更多车企的选择。

“后续会有一些企业跟进(**价),但不会太多,大家还是力争相对平稳些,但也要看九月、十月市场的需求。若市场需求太旺盛的话,必然会带来新一波锂价格的激进,导致电池价格上**,许多车企可能扛不住会继续**价。”崔东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崔东树看来,电动车价格上**相对理**,相对车价而言,**价幅度在几个点左右的水平,传统燃油车可能会有10个点左右的价格波动,但这种小幅上**基本上不会影响消费者购车选择,对下半年新能源车市不会有明显影响。

一位不愿具名的汽车业内人士也表示,短期内订单并不会受到**价影响。“油价的上**让更多用户开始选择和接受新能源汽车,上半年**价后,合资品牌的新能源汽车再次受到用户关注。但是从总体供应上来看,新能源汽车并不算多,车源仍为紧俏,短期内订单并不会受到影响。”

市场对于新能源汽车接下来的销量整体依然乐观。

乘联会预计,2022年新能源乘用车的销量规模有机会突破550万辆,继续实现70%左右的高增长。中汽协预测,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将达到500万辆,同比增长42%。

乘联会日前发文表示,疫情总体趋于平稳,供应链和整车生产均已全面**。新能源产能利用率迅速**,蔚来、特斯拉、广汽埃安等厂商也进一步增扩产能,预计下半年可实现产能爬升。此外,新能源产品消费者接受度逐渐提高,预计年底补贴退坡前新能源市场将持续增长。

本文转自:检察日报

为适应新时代金融市场的发展变化,进一步发挥刑法对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秩序的重要作用,并与证券法相衔接,刑法修正案(十一)对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规定进行了修正完善。其中,将“幌**交易操纵”“蛊惑交易操纵”“抢帽子交易操纵”三种新型操纵市场行为予以立法确认,既为市场提供明确的行为指引,也有利于司法人员更加准确地适用该罪。但是,对于该罪规定中“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这一兜底条款的具体适用,仍存在问题,亟待探讨明晰。

兜底条款与六种具体操纵市场行为的关系

2019年6月27日,**高人民**、**高人民检察院公布《关于办理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解释》第1条规定了六种具体的“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即“蛊惑交易操纵”“抢帽子交易操纵”“重大事件操纵”“控制信息操纵”“幌**交易操纵”以及“跨期、现货市场操纵”。不难发现,修正后的该罪规定仅吸收了《解释》第1条中的“幌**交易操纵”“蛊惑交易操纵”和“抢帽子交易操纵”三种操纵市场行为,对于“重大事件操纵”“控制信息操纵”和“跨期、现货市场操纵”并未加以吸收。对此,有观点认为,由于六种具体操纵市场行为具有同质**,修正后的该罪规定对其要么全部吸收,要么都不吸收,而不应该选择**地加以吸收。既然立法者对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没有吸收,就说明其对该三种操纵市场行为持否定态度。故而,对于未被该罪规定吸收的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不能继续适用兜底条款追究刑事责任。

在笔者看来,修正后的该罪规定对《解释》第1条中的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予以吸收并不等于否定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二者之间不存在矛盾之处,对于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仍应当适用兜底条款追究刑事责任。

首先,修正后的该罪规定仅吸收三种操纵市场行为存在合理之处。从刑法修正的背景来看,考虑到与证券法的规定相衔接,增强部门法之间的协调**,故而该罪规定增加了“幌**交易操纵”“蛊惑交易操纵”“抢帽子交易操纵”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但是,由此并不能推导出对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的否定。通过对比刑法第182条与证券法第55条的规定可知,前者增加的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与后者操纵证券市场的手段保持了一致。而未被该罪规定所吸收的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要么未被规定在证券法第55条之中,要么属于期货市场禁止的行为,皆非位于“两法”相衔接之列。

其次,对于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仍应适用兜底条款追究刑事责任。其一,《解释》第1条将六种具体操纵市场行为认定为“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并没有违背罪刑法定原则,其行为**质并不会因刑法修正案的吸纳与否而发生变化。其二,从**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的规定(二)》(2022年修订)第34条规定看,其对该罪的立案追诉**进行了全面修改,不仅涉及刑法第182条明确规定的六种行为,也涉及《解释》第1条规定的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这进一步说明,司法机关不认为修正后的该罪规定对其余三种操纵市场行为予以否认。

兜底条款与潜在新型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的关系

在市场经济中,金融是**具有活力的领域。与之相应,金融领域的违法犯罪活动也是日新月异,刑事法律落后于金融违法犯罪活动在所难免。从这一意义上说,金融犯罪中的兜底条款,无疑具有及时应对金融犯罪、防控金融风险的特定价值和功能。因此,在金融科技日新月异,新型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犯罪手段层出不穷的背景下,为了在罪刑法定原则的范围内周延对该罪法益的保护,并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依法从严惩治证券、期货犯罪活动,应当充分发挥该罪规定中“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这一兜底条款的价值作用。

笔者认为,应当立足于法秩序统一**原理,以同一法益保护为原则,指导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兜底条款的解释与适用。由于刑法关于该罪的法益保护目的与其前置法相一致,亦即禁止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行为,维护证券、期货市场的正常秩序,保障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故而,前置法上禁止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行为,在刑法上亦具有违法**。具体而言,适用该罪兜底条款处理新型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时,应遵循如下判断规则:

**,当前置法对新型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存在明确禁止规定时,可将其径直认定为刑法第182条所规定的兜底条款行为。譬如,2022年4月20日通过的期货和衍生品法,其第12条规定的禁止操纵期货市场手段**括“挤仓操纵”,即“在交割月或者临近交割月,利用不正当手段规避持仓限额,形成持仓优势”。虽然刑法和刑事司法解释对于“挤仓操纵”并未作出明确规定,但可直接将其认定为刑法第182条中的兜底条款行为。

第二,当前置法对新型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不存在明确禁止规定时,如满足同质**解释要求,即与该罪规定明确列举的禁止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具有同一法益侵害**,也可将其认定为刑法第182条中的兜底条款行为。譬如,**高人民**公布的伊世顿公司、金文献等操纵期货市场典型案例中,行为人非法利用技术优势操纵期货市场,对于这一操纵行为,尽管法律、司法解释没有作出明确禁止**规定,但司法机关通过同质**解释将其认定为兜底条款行为,强调该行为“操纵期货市场”的法益侵害**。概言之,纳入该罪规定兜底条款的新型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应当具有使得证券、期货价格失真和流动**降低,破坏证券、期货市场秩序的“操纵”特征。当然,新型操纵证券、期货市场行为只有达到“情节严重”程度才构成该罪。

上一篇:贵州茅台直替及非模持绩放量,*结横慢化斐然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莆田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