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拨备覆盖率越高越好吗?

2022-08-06 01:59:17 文章来源:网络

据媒体披露,从已公布业绩快报的12家上市**中,拨备覆盖率达到300%以上的**有10家,杭州**、常熟**、张家港行、无锡**、苏州**更是“遥遥领先”,拨备覆盖率均高于500%。**为突出的杭州**拨备覆盖率高达581.6%,居首位;且近几年来该行拨备覆盖率急速攀升,一年比一年高,从2017年至2021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86.76%、211.03%、256.00%、316.71%、469.54%,567.71%。

可能一些读者朋友对**拨备覆盖率的概念不是特别清楚,这里先简单解释一下。所谓拨备覆盖率就是衡量商业**抗信贷风险能力的重要考核指标,它是商业**对自己贷款经营中可能发生的呆账、坏账的准备金数额;这个准备金的数字越多,商业**应对贷款坏账的能力就越强,商业**信贷资产风险就越小。总之,拨备覆盖率反映的是商业**对贷款损失的弥补能力和对贷款风险的防范能力,也是**监管部门衡量商业**贷款损失准备金计提是否充足的一个重要指标。目前金融监管部门规定的拨备覆盖率监管基本**为150%,达到这个指标就视为达标,低于这个指标就视为未达标,监管部门会督促商业**想办法计提呆坏账准备金,使拨备覆盖率达标,以增强商业**信贷抗风险能力。

显然,目前已公布了上半年业绩快报的12家上市**有10家拨备覆盖率超300%,还有几家拨备覆盖率更是在500%以上。这表明目前上市商业**普遍重视信贷风险防范,把提高拨备覆盖率放在重要经营位置;如此也使得12家上市**吸收风险能力比较强,也是上市商业**可持续经营的保障,尤其是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增强了上市**应对各种突发风险的能力;且较高的拨备覆盖率,也是增强投资者信心、提振**价的重要手段。

然而,是否上市商业**计提的拨备覆盖总量越多越好、拨备覆盖率越高越好呢?回答当然是否定的。一则,商业**拨备覆盖的提取方式**政部是有规定的,**政部的规定意在抑制商业**通过多提拨备覆盖掩盖真实利润情况以便减少对**税收的贡献。比如**政部曾于2019年9月26日下发了《金融企业**务规则(征求意见稿)》规定“以**业金融机构为例,监管部门要求的拨备覆盖率基本**为150%,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应视为存在隐藏利润的倾向,要对超额计提部分还原成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

可见**政部也是需要商业**达到监管基本要求即可,反对商业**计提过多的拨备覆盖和保持相当之高的拨备覆盖率。二则,商业**计提过多的拨备覆盖和保持过高的拨备覆盖率,也会对经营带来不少的弊端,**为明显的是容易打破商业**风险与**之间的平衡,较高拨备覆盖率意味着较高的机会成本,不利于利润的合理利用,也难以更好地发挥资金的使用效率。比如,利润变成拨备后既不能增加**东权益,也不能补充资本金,相当于资金闲置,浪费稀缺资源,对商业**自身经营扩张起到了一定的抑制作用。三则,过高拨备覆盖率也使得防止信贷经营风险显得过于谨慎,与现实并不相符。

目前,一些上市**本身不良贷款在不断下降,而拨备覆盖率则不断高企,与本身防信贷风险能力也是极不相称的。比如杭州**的拨备覆盖率超过500%,该行的不良贷款率仅为0.79%,在12家上市**中是不良贷款率**低的,较2021年末下降0.07个百分点,并已连续22个季度下行。而拨备覆盖率却反而不断提高,与现实经济有点不相符。

可见,拨备覆盖率既不是越低越好,也不是越高越好,应保持在一个合理的水平上。而且,拨备覆盖率也并不能准确反映**贷款的质量和拨备对损失的覆盖情况,目前监管部门可根据宏观经济形势,对拨备覆盖率进行逆周期调节,在经济上行周期,贷款规模扩张,盈利能力强,可以适当提高拨备覆盖率,为经济下行期提供缓冲;在经济下行周期,风险加大,降低拨备率有助于**将更多的资金用于处置不良资产,同时促使**释放更多资金来支持实体经济。

很明显,在当前经济形势下行的情况下,**监管部门可敦促上市**降低拨备覆盖率,提高利润水平,增加分红率,提升投资者信心。而且,上市**自身也要对拨备覆盖率压降问题引起足够重视,树立正确的信贷风险防范理念,消除过分谨慎的信贷风险防范心理,主动而不是被动地降低拨备覆盖率,根据本行不良贷款总量以及不良贷款迁徙情况,将拨备覆盖率确保在一个正常合理区间,既能保证消化本行不良贷款可能增加的风险,又不计提过多的拨备覆盖造成有限金融资源的浪费。

当然,目前上市商业**普遍面临着压降拨备覆盖率的压力,但也不宜过分紧张,可从两方面着手让拨备覆盖率回归到正常水平:一是可做大不良贷款分母,对贷款分类更为严谨审慎,充分暴露风险资产,使拨备覆盖率能够真实地降下来;二是可压低拨备计提比率,按照**监管部门以及**政部有关政策要求降低拨备覆盖的计提比值,使拨备覆盖率这个分子变小,促使拨备覆盖率回归到科学合理的水平上。

2022年业绩确定**较强。镍板块:友山镍业2021年开始全产运行,产能释放叠加镍价高位,量稳价增预计子板块归母净利可达5.8亿,同比上**18%。铜钴板块:CCM项目2022年开始放量,铜钴权益销量预计分别同比增长70%/32%。科立鑫技改后,产品质量更加稳定,单吨加工利润提升0.5-1万元。 周期**中的成长**。镍板块:70%权益的盛迈镍业富氧侧吹项目在2023年有望投产,24年公司镍权益销量有望达到3.2万吨,较22年增长124%。铜钴板块:卡隆威有望在2023年完成投产,届时公司将在铜钴板块完成矿山板块突破,自有矿山将赋予公司成本优势,即使铜钴价格出现小幅下探,公司利润厚度仍有保证,2024年预计铜钴板块归母净利较2022年分别增长200%、65%。 一体化布局完善。2023年上半年,贵州项目一期15万吨硫酸镍项目有望建成投产,公司镍板块上下游一体化布局完善,有望提升盈利能力。 业绩预测:预计2022-2024年公司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19.61/27.59/36.94亿元,对应PE10.2、7.2和5.4倍。

上一篇:科创50ETF(588000)突破!芯原*份、睿创微纳大*20%,双双*停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莆田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