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手机快讯 >
从追逐到引领 手机相伴30年

来源:本文章来源于网络    时间:2018-03-09 09:10:10   

从追逐到引领 手机相伴30年

 

1988年,徐明钧在复兴门测试拨打手机。

对很多人来说,如果出门忘带手机,这一天将会没着没落。可若是换做30年前,又有谁能想象到今天手机为生活带来的方便呢?

1988年的3月10日,一条消息——《北京公众移动电话网今天开始试运行并开通》在当天的《北京晚报》上显得并不起眼。

一转眼,手机陪伴人们生活走过了30年。从起初经常掉线的模拟移动通信网,到如今飞奔而至的5G网络,手机将很多曾经的“神话”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而移动电话网络初期的建设者,两个当年风华正茂的小伙子,如今都已是两鬓斑白,即将迎来花甲之年。提起当年往事,张明禄、徐明钧二人对视而笑,别人记忆中象征身份的手机,开始并不被业内人士看好。

移动通信的未来曾不被看好

1985年的一个清晨,26岁的徐明钧早早起床,到光明楼街边的早点摊花上一毛多钱,吃了几根油条、一碗豆浆,便赶往长途汽车站。他上班的地点在通州的永乐店,那里坐落着北京市无线通信局的一个短波电台。别看短波电台这一“古老”的通讯方式并不流行,能在这里工作,徐明钧还是挺自豪的,因为当时南极科考站刚刚建成,与南极通信便是他工作的主要内容之一。

一早上了长途车,晃晃悠悠临近下午,他才来到了永乐店。路途太远,两个星期才能回一次家,于是他试着向单位领导提出了换个岗位的要求。适逢组建移动电话网络的工程正在筹备,他便来到了新的部门。单位说了,移动电话将是“市内电话的补充”,这意味着,新职位未必能给徐明钧带来什么前程,“因为没有人看好它的未来,但对我来说,终于可以骑着自行车去上班了。”

最早的移动网只支持45人同时通话

无线通信局从1984年便已经开始筹划建立移动电话网络,其间经历过多次波折,最终决定在北京开设五个基站,市内唯一的基站就位于东单电话局楼上。

1988年移动网络开通后不久,因建国门附近高楼越来越多,为让基站达到更好的覆盖效果,局里决定将基站搬到新落成的国际饭店顶楼。那段日子是徐明钧记忆中最累的时候,“电梯时好时坏,我们常常一天四趟背着设备徒步爬上顶层。”

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市内唯一的这处基站总共只有45条信道,呈120度夹角分布在三个裂向上。也就是说,最多只能支持45个“大哥大”用户同时打电话,再多的话就会因网络繁忙无法接通。网络建设的初期,架设基站是徐明钧工作的主要内容之一,为了测试基站的效果又不影响客户的正常使用,很多工作都是在夜间进行。京城的大街小巷,一个小伙子骑着自行车停在路灯下,掏出一个有着一拃多长天线的盒子,对着里面轻声细语,这并不是谍战片,而是徐明钧生活的真实写照。

带“大哥大”下饭馆引来尴尬

张明禄当时的工作,是带领工人们架设基站。尽管很多市民都没有机会亲身感受一下“大哥大”的便利,但大家都从新闻报道中知道了这个新物件的价格,似乎拿着“大哥大”的人,都应该在高级宾馆饭店出入。

张明禄也会帅气地将“大哥大”戳在饭桌上,但成为饭馆焦点的那种感觉却有些尴尬——那只是近似路边摊的饭馆,他们一行五个人带着三个“大哥大”,走到桌边就是“咚咚咚”三声,整个饭馆的视线都被吸引到这里,邻桌女服务员赶忙端着酒水单跑过来,一脸热情,“几位老板,想吃点儿什么?”

最终五个人只点了几盘凉菜、素菜,服务员推荐的“高档菜”一样没点。外人并不知道,因为单位的餐补、报销都有限,施工期间,几个同事只能选择低档的小饭馆,“主要还得吃素”。女服务员转身离开桌子的时候,张明禄几乎都听到了不屑的嘲笑声。

更让他尴尬的是乘坐公交车的时候“大哥大”响起。若是接起电话,旁边爱起哄的小伙子就找到了笑料,“拿着‘大哥大’还挤公共汽车?”接着就是一车哄笑。于是甭管到哪站,他都得赶紧下车,找个无人的角落,等着电话再次打来。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大约三四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持续深入,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北京街头高昂着头打“大哥大”的图景也多了起来。一位参与南方沿海开放城市移动网络建设的工程师曾注意到一个现象:深圳的街头,一股浓重的鱼腥味儿伴随着摩托车呼啸而过,这是一位水产店伙计给饭馆送海鲜,仔细一看,这伙计后腰上竟然也挂着“大哥大”——它早已在特区的自由市场里普及了。

今年将迎来5G之年

随着网络建设完善和生活水平提高,“大哥大”头顶的光环逐渐散去,用户对于手机的热情迅猛爆发。

上一篇:出国游学前 必须注意的安全隐患
下一篇:2018年最没有苹果味的手机,超想要!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