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汉灿烂》太子妃私自圈地被少商暗讽

2022-08-06 03:32:48 文章来源:网络

**新的预告中,太子曾经的青梅竹马曲泠君被**出**害丈夫的罪名,太子妃也被揭开了表面贤德,实则内心自私、贪婪、嫉妒心强的真面目。

少商和凌不疑这样的火眼金睛,一开始就看穿了太子妃,只是碍于太子的颜面,不好意思当众戳穿。但是曲泠君**夫案**光后,太子妃在背后做所有的小动作也被放大,一**脑全**光在了众人面前。其中,少商和凌不疑可谓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凌不疑年少时欲“破坏”太子妃与太子**事

当初给太子定亲时,皇帝的小朝廷还朝不保夕,因为需要拉拢地方望族的势力,就给不满十岁的长子,定下了太子妃的家族。

所以,太子其实并不喜欢太子妃。他喜欢的人其实是曲泠君,可是他本身就**格懦弱,怎么可能违背皇帝为他定下的亲事。

尽管当时凌不疑还小,却已经看不下去,太子对自己的**事都无所作为,自己跑去和皇帝和皇后说,太子不能娶太子妃,将来会害了太子。

皇帝不理他,他就跑去向太子谏言,让他将心有所属之事告诉太子妃,希望由太子妃的家人来提出退**,将来再多补偿太子妃一家。

可是太子始终毫无作为。凌不疑无奈,只能私底下找人去告知了太子妃实情,再由她决定是否告知家中父兄叔伯。

结果太子依然娶了太子妃。因为太子妃,她什么都没和家里人说。从那时起,凌不疑就认为太子妃德不配位,所以少商进宫后,就一直叮嘱少商离太子妃远一点,不要参与东宫之事。

太子妃私自圈地被少商暗讽

可是依照少商天不怕地不怕,凡事随心所欲的**格,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管不顾。和太子妃相处一段时间后,少商也看出来,虽然常有人恭维太子妃与皇后很像,都斯文端庄,都柔和守礼,还都生了一副慈悲心肠,御下甚是宽和。

但她认为皇后是**,太子妃只是中仿A货。皇后的柔善是发自内心的,而太子妃却是表里不一的“白莲花”。

随着五公主圈地上万亩的事情被**光,太子妃圈地七八千亩的事情,也被五公主抖了出来。

五公主做得不对,可太子妃却蠢得在皇后及少商面前五十步笑百步:

“母后不知,太子殿下平日里办事用人都要钱,花费甚大,手上若是没些能活动的金银,好些事都没那么顺当了。我虽薄有些田产,但也一样将人丁田亩登录在当地府衙的鱼鳞册中,一点没少。五**却不一样,明明食邑丰厚,还圈了那么大的田地,结果只向官府录了二十丁。”

实际上明眼人都知道,是太子听从了府内幕僚的建议,不让太子妃插手金银钱**之事。太子妃为了自己日子好过,瞒着太子在外圈地敛**。

少商在心里暗讽:就算五公主有过错,太子妃也该私下跟皇后说,而不是当着自己与许多宫婢的面说出来。她俩位属姑**,太子妃现在还没登上凤位,就对小姑这样刻薄不留情,帝后将来还能指望她照拂其余弟**吗?

后来看在太子的面子上,凌不疑将此事压了下来,可惜太子妃丝毫没有收手的想法,往自食恶果的路上一步一步逼近。

太子妃堂兄卷入曲泠君**夫案,被少商和凌不疑查出

曲泠君**夫案,很多人都以为是太子妃嫁祸给曲泠君的,但实际上却不是。背后之人其实是,以“废太子团”为首的小越侯。

其实,针对太子的并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家族,而是许多**力量于不声不响中达成的默契。比如太子妃的堂兄孙胜,其实诱他荒淫犯罪的是一家人,查他底细拿他把柄的是另一家人,而在太子身边安插人手,探知太子约曲夫人相会在紫桂别院的,又是第三家人了。

他们希望借此事,牵扯出太子。太子妃再笨,也不可能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毕竟她和太子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太子妃的堂兄孙胜便是紫桂别院的管事,正是因为他被“废太子团”抓住了把柄,所以不得不吃里扒外,帮助“废太子团”陷害太子夺****人,以达到他们伤害太子的声望及名誉的目的。

皇帝大怒,命凌不疑彻查此事,而少商则代表皇后跟凌不疑一起查案。事实的真相被少商和凌不疑查出后,证实了曲泠君和太子都是被冤枉的,真正**曲泠君丈夫(梁尚)的是他的胞弟梁遐,因为梁遐**了哥哥以后,就可以坐梁家家主的位置。

实际上梁遐也是被利用了,而幕后之人的目的也达到了,因为从始至终,他们并不想坐实太子夺****人的罪名,只是以此来减低太子的声誉。

此事对太子妃的影响也很大,因为她不仅为自己的堂兄求情不成,自己在东宫**后的娘家倚靠,也被拔除了。自此太子妃陷入了势单力孤的尴尬局面,为后面少商和凌不疑联手“废太子妃”做了铺垫。

太子妃对曲泠君的迫害手段,被少商当众戳穿

太子和太子妃**后,被太子妃那副表面温柔贤淑的模样迷惑了,太子即便不喜欢太子妃,也和她相敬如宾,就算太子再喜欢曲泠君,与太子妃成亲后,也和她十年没再联系。

但是太子妃却不这样想,暗中一直在伤害曲泠君,每年都派人到梁尚府中,以太子的名义赏赐东西给曲泠君。

并且这个“赏赐”非常有手段。少商在查清曲泠君**人案后,注意到了一个没人注意到的细节。在皇后、太子、凌不疑面前戳穿了,太子妃已经实施了十年的“赏赐”手段。

少商冷声道:“妾在曲夫人的婢**处见到了这幅绫缎,那婢**说,这回曲夫人又受梁尚殴打,就是因为这幅太子赐下的绫缎!我觉得好生奇怪,这绫缎明明是前些日子荆州刚贡上来的岁贺。娘娘将头一份赏赐给了太子妃,其余的还在我那儿没动呢。于是,我细细盘问,这才知道太子妃做下的好事!”

“在太子和娘娘面前做的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等到了河东梁家,送礼的小黄门就假作是太子派去的人,当着他们夫**的面胡说八道,什么‘殿下近日偶感风寒,病中甚是惦念夫人’,什么‘殿下常叹息再无人能为知音’……还尽赏些亲昵之物,去年是金丝凉席,明年就是青玉枕,哦,这回太子妃赏的就是这种用来做里衣的绫缎!”

所曲泠君当日会答应,去紫桂别院和太子见面,也是为了告诉太子,以后不要再想着她了,可是懦弱老实的太子却还不明所以。

曲泠君还曾托去赏赐的人给太子送信,信中就是央告太子,不要再送东西了。可惜这些信全都落到太子妃手里了。

太子妃十年的筹谋算计,终于被少商揭开。

这样的一个**人,将来怎么可能做母仪天下的皇后。跟废后一样,废太子妃同样是大事,必须得谨慎。少商和凌不疑一唱一和,**终太子妃被太子幽禁在别院,太子妃的名号名存实亡,再也无法兴风作浪了。

写在**后

《知否》中明兰说:**人活这一辈子,总不能在这院子里头绕弯打转吧。我将来一定会攒很多的钱,多宽心,闲了,四处游玩,击球垂钓,双陆拆白,总是有许多法子解闷儿的,日子自然过得畅快。若是为了在**面前争一口吃食,反倒把自己变成面目可憎的疯**子,这一生多不划算。

太子妃本身就是一个贪婪、自私、无才无德的人。突如其来又得到了与她能力不匹配的地位,欲望瞬间膨胀的同时,又没有能力驾驭手中的权利和欲望,强烈的嫉妒心反而让她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以“小聪明”使阴险手段,妄图蒙**所有人,**后只会自食恶果。

出身决定了我们的命,可后天的本事却能改变我们的运。不矫情、不做作,练慧眼、长见识,当有一天机会降临到你身上时,你才有可能把它牢牢抓住,而不是被它吞噬。

广东英德洪水,各路明星纷纷转发救助信息,捐款捐物、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所谓洪水无情人有情,大概如是。

值得注意的是,一则“Yamy报平安”的热搜,却引起了争议。

广东英德籍的艺人Yamy,在**媒体上发布了一条消息,说一切安好。

表示水位在降、水电也在**中。

这条热搜词条的内容中,话题主持人置顶的内容**中,质疑声颇多。

**点是必要**。

一条“Yamy报平安”,让人摸不着头脑。

而根据她此前发布的内容来看,之前动态写着“据家人说”,让人觉得她本人似乎并不在家乡。

也就是说,不在内涝区域。

既然她并无危险,何来报平安的必要?

第二点是关注点的转移。

某些网友对这条内容的不满,不是因为“不能报平安”,而是出于需要继续关注“水侵街”情况的考虑。

认为英德众人在水中需要被关注,一个不在其间的艺人“抢走”关注点,很不合适。

有粉丝辩护:就算是蹭热度,也是捐款十万才蹭的。

这条发言显然很不妥当。

暴雨等各类危险情况发生时,各路艺人都会捐款,但捐款和“上热搜宣传自己捐款了”不是一回事。

紧要关头突出明星个人的热搜词条,大多会被认为“关注点不当”。

Yamy是《创造101》选秀中走出的艺人,和杨超越、吴宣仪、傅菁、段奥娟等一同成团出道。

一直以来,Yamy都争议颇多。

比赛过程中,她较为鲜明的风格,迅速受到一部分人的追捧,但也被另一部分人认为“在欣赏阈值”之外。

此后,Yamy在**媒体**上**光了一段录音,斥责她的前老板,在公司会议上说她丑。

内容一出,舆论哗然。

有人内容老板如此定位自己的艺人,既无职业道德、也无做人修**。

另一些人则认为,Yamy长相不够**是客观事实,作为**公司的掌舵人,搞清楚艺人定位并制定有针对**的发展规划,是业内事。

而开会时私下录音的合理**等问题,也一度引发争议。

录音事件**出之后,Yamy的热度一度水**船高。

火箭少**队员们,在媒体面前手拉着手围成一个圈、将她护在中心的画面,也让粉丝激动不已,高呼“太有团魂了”。

然而火箭少**已经解散两年多了,《创造101》也已经过去四年,Yamy在后选秀时代的发展,似乎并不那么一帆顺风。

火箭少**的队友吴宣仪、杨超越、傅菁、王菊等,都有多部主演剧作。

在各路综艺中,也颇为活跃。

一度涉猎电影圈的孟**岐,则在疑似负面消息之后、陷入沉寂。

对比之下Yamy的事业,似乎是一条较为**淡的直线。

这或许是爱豆行业的整体状况,或许是她和前公司矛盾的结果。

无论如何,期待她未来能更好,也希望洪水早日退去,所有人平平安安。

上一篇:江苏连云港:捉泥鳅泡泡秀水*大战 萌娃乐享夏日清凉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莆田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