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夏日”国防科普 争做新时代好少年

2022-08-04 09:22:00 文章来源:网络

本文转自:镇江日报

本报讯(李国斌 陆彦杰)近日,南山街道鹤林社区关工委在社区新时代文明实践站组织青少年开展“铭记强国奋斗历史 争做新时代好少年”为主题的“七**夏日”国防科普活动。

活动中,志愿者结合仿真模型向青少年们介绍航空母舰、航空航天等军事高科技知识。志愿者还结合《故事里的**》一书,介绍我**空母舰的命名。

孩子们纷纷表示,此次活动让他们学到很多知识,更懂得祖国的强大离不开先辈们的艰辛奋斗和奉献,他们要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将来做一个对**有用的人。

来源:解放军报客户端

喜马拉雅苍苍莽莽,高原天路蜿蜒曲折,无声地见证和记录着西藏和平解放70年来,在雪域高原上奉献、奋斗的中华各族儿**的英**业绩,诉说着一段段或慷慨、或悲**、或浪漫、或温馨的故事。

1959年,崔培文从解放军第三军**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第三军**大学附属**院工作。熟悉的专业,熟悉的**院,熟悉的城市,这位一路从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浴血拼**,在朝鲜战场爬冰卧雪的英**军**,终于有了良好的工作条件和稳定的生活环境,一切也似乎都预示着新的生活即将拉开帷幕。

然而正当他怀揣梦想,准备在这里一展所学,实现抱负的时候,一纸命令打破了即将到来的**好。由于援派到西藏的**疗队人手不足,组织决定将平时表现优秀的崔培文抽调到**疗队,赴西藏参加军区总**院的筹建工作。虽然有万般不舍,但是他二话没说,打起背**,毅然决然地准备启程。

在这支由**兵强将组成的10人**疗队中,有一名叫做穆兰英的护士,正是崔培文的**子。虽然已经过去了70年,但是提起当年得知丈夫即将进藏工作的消息时,穆阿**依然难掩当时的复杂心情:“让他一个人去,不单是从今往后要过着两地分居、牛郎织**的生活,主要是太了解他一工作起来就不管不顾的那**劲头了,担心他没人照顾。可是跟他一起进藏,就会离开自己的亲人朋友,离开熟悉的城市,去面对艰苦的环境和恶劣的气候条件。”**终,爱情战胜了顾虑与犹豫,在得知**疗队人手依旧不足的消息后,身为护士的穆兰英报了名,与丈夫一起开始了一段天路征程。

对于现在进出西藏的人来说,川藏线上的风景着实优**,但是当年没有火车,更没有高铁飞机,只能靠马车、运货的大卡车赶路。现在一天的路程,在那时一个月都走不完。

“在来西藏之前,我们已经做好了面对各种困难的准备,但是实际的情况远比我们想像的更加艰难。”忆起当年,崔老的语气依旧平静。

从平原一下子来到平均海拔4000米的高原之上,身体的反应特别大,头晕、头痛、呼吸困难、甚至还有昏厥的。同时,还要克服高寒、物资匮乏等一系列问题。那时吃饱都成问题,蔬菜供应更是难上加难。要自己劳动,开垦荒地,种植蔬菜,每个人每年都要上交一千斤蔬菜,剩下的才能自己吃,好多时候还要把菜分给更加需要的人,自己吃到嘴的就没有多少了。

夫**二人经常因为一口菜而互相推让,都想把**好的留给对方,就这样携手度过了**初那段艰苦的岁月。“虽然很艰苦,但是我们也都慢慢适应了。闲下来的时候看看天上的云、山间的水,一切也都挺好的。”说这话的时候,穆阿**脸上的笑容很是灿烂。

1962年,崔培文夫**迎来了自己的**个孩子。穆阿**说:“当时赶上了好政策,允许我们怀孕6个月的时候回到平原地区生产,可是那时候举家搬到西藏,在重庆早就没有住处了,只能是有亲投亲,有友靠友。那时****家住在沈阳,******夫邀请我去他们家安心**胎生子,才算是有地方投靠了。”

孩子出生了,但产房外焦急等待的亲人中,却唯独没有作为父亲的崔培文。当时他任主任的西藏军区总**院传染科,正在进行高原传染病防治的课题研究和临**攻关,关键时刻没办法离开。那时候西藏通信不便,电话更是稀缺物品,他只能在工作之余,一遍遍在脑海里勾勒孩子的样貌,一次次跟素未谋面的儿子进行“心灵对话”。

跟丈夫相比,穆阿**度过了一段快乐时光,每天都可以看着孩子成长,可是出了月子就得返回工作岗位了,孩子却不能带走。因为怕刚刚满月的儿子受不了高原的气候,只能把他扔在****家寄**,那感觉就像心头肉割下来一样。

那段时间,夫**俩**高兴的事就是邮递员来**院。每次两个人都是满怀期待地盼着沈阳来信,在信中****会把孩子的成长详细地说给他们。孩子会不会翻身了,牙齿有没有长出来,会不会爬了,能不能走路了,可不可以说话叫妈妈了等等,事无巨细。崔培文每次想孩子的时候,嘴上不说什么,但是会把这些信拿出来,一遍一遍地读,他知道书信里的每一件事,但是还是想要在脑子里重新过一遍,好像这样就能见到儿子一样。一封封书信虽堆满了抽屉,却装不满远在西藏这对夫**的心房。

一年里,只有休假时间两个人才能够回去看望自己的孩子。“每次来到孩子身边都非常兴奋,迫不及待想看看他长高了么,懂点事了么”。但是孩子看向父母的眼神是陌生的,照片里的爸爸妈妈突然来到身边,孩子一时之间还接受不了,懵懂的他不直接叫爸爸、妈妈,而是喊西藏爸爸、西藏妈妈,那种疏离的感觉就像两把刀一样,在夫**俩的心尖割动着。

1965年,两人的小**儿出生了,在经历了同样的不舍之后,夫**俩决定把3岁的儿子接到西藏,让他生活在身旁,刚刚出生的**儿则继续留在****家里。

“儿子叫崔燎原,当时给他起名的时候,脑子里一下子就出现了**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也算是我们俩对他的期望吧”,崔老自豪地讲起了当年儿子到西藏后的趣事。

刚到西藏,小燎原出现了头晕、头痛等症状,但是他不哭不闹,很配合**生的治疗,加上身体素质不错,居然不到三个月就适应了高原生活。

适应之后的崔燎原就像脱缰的野马,着实让夫**俩操了不少心。有一次,崔培文下班后怎么也找不到儿子,急得他到处打听,**后终于在附近一处居民家里找到了。屋门打开,又气又急的他忍不住乐了,儿子正一字一句地跟着主人学习藏语,手里还抓着一块快要融化了的酥油。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父母的影响下,渐渐长大的崔燎原对西藏的了解逐渐加深,学习之余,他**爱到**院附近的居民家玩耍,干农活、学做饭、听西藏的历史,一来二去,他们都和小燎原成了好朋友。

崔老说,当年把儿子接到身边只是为了方便照顾,没想到这孩子真的把这里当成了家,他的身上承载了父母对西藏的深情。1983年,崔燎原年满18周岁,参军入伍。从初入军营到转业地方,崔燎原将自己的青春都留在了青藏高原。1989年,崔主任退休被安置到沈阳,崔燎原从部队转业后本可按规定选择回到父母身边,回到当时环境相对优越的沈阳,但是他依然选择转业到拉萨市工作,亲友、同事的劝告也丝毫没有改变他的选择。荣归故里的父母离开了高原之地,他们的儿子却依然为西藏的和平稳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小**儿一直在沈阳的大**家生活,远在西藏的父母和哥哥永远是她心中的牵挂。

父母工作忙,每次写家信都是小哥俩执笔,哥哥给****讲西藏的风土人情、爸爸妈妈的工作情况,****向哥哥汇报自己的学习生活,亲情在一封封书信中传递。后来通信条件改善了,哥俩每次打电话都要聊上好**,甚至后来****中考选择什么学校、大学学习什么专业,都是哥哥给出建议,****坚决执行。

穆阿**说:“**儿的脾气**格和哥哥特别像,我们都没想到,相隔几千公里,哥俩儿多数时间都是靠书信交流,感情能这么深。”

谈起遗憾,崔老的**儿说:“你们可能不信,我们家还没有一张完整的全家福照。小时候,我在沈阳,他们仨在西藏,一直到老爸退休了,他们老两口才回到沈阳,和我生活在一起,但我大哥一直在西藏工作,路程远,事情多,很难凑到一起,我们一大家子还没有完完整整地坐在一起吃过一次团圆饭。”

如今,崔老夫**已年过九旬,兄**二人也已年过花甲。父子两代人,情牵西藏60载。夫**情、兄**情、家国情,都已深深凝结在那条巍巍天路之上。

上一篇:福建海事局发布航行警告!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莆田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